家里约吗

#Pinto#one day

Pairing: 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Rating: NC-13

Summary: 一日游记.也许是电影发布会后的二人出游,未设定具体时间地点。

Note: 感情状态时ZQ暗恋派派,派派对ZQ有好感。文章中心目的是苏派派。小甜饼。

Disclaimer: They belong to each other in mystory.

 

 

One day

 

time 13:45

正午的太阳变大了,两人走的都有些身体发热。在过一条马路等红灯时时,他们前后稍微错落自然地分开站立,站在侧后方的Zach看到Chris衬衫短袖下露出的微微弯曲的手肘,骨骼的轮廓,在阳光下发白的柔软绒毛,还有因身体发热而露出浅粉红色的皮肤,如同幼小而芬芳的新鲜草莓。

Zach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于是决定不再低头看这一块袒露而毫无防备的角落。但那里发出的气息还在,并且因为阳光的弥散而显得愈发明显。清新而芬芳,想让人嗅闻,抚摸与亲吻。Zach惊异于自己的敏感,如此的细节竟然让自己的自控力微微动摇,让心中隐秘的角落与现在天气矛盾地下起了小雨,扩散涟漪。

他想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Chris的,也是某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吧。是在片场吃饭时Chris嘴里鼓鼓地满足地嚼着食物,远远地看到Zach的眼神后努力弯起嘴角,蓝色眼睛像无穷无尽的明亮宇宙。是并肩走在路上有时手指微微摩擦与碰撞,Chris的温度让他自己的手指该死的像真正瓦肯人一样感知到了所有。是在久已不用的信箱发现他寄过来的卡片,一边笑话着这个世界竟然还会有如此老古董的人一边将它小心翼翼保存起来时,那种自己是被记挂着的感觉让他心里微微颤抖,天空一点点温柔落雨。

这时候红灯转绿,Zach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神那么远了。“明明人就在面前”内心这样想着,于是跟着Chris向前走去。

“为什么路那么近还有设红绿灯。”Chris的语气里不是抱怨倒是真心的疑问。

“也许是可以顺便当路灯。”

“嘿~真酷”他因为这个小小的笑话而转过头笑起来。

“不过奇怪的难道不是有人竟然会有这种问题么?”Zach勾起一边嘴角,露出近似于坏笑的弧度。

Chris转过身面向Zach一边倒退,将一根手指放在鼻尖前“告诉你个秘密”他微微压低声音,“好奇心是保持年轻的最好方法~”他表情故作严肃,但蓝眼睛里盛满笑意。

“哇哦”Zach夸张地叹气,露出笑容,他伸出手摸摸自己光滑的的下巴,示意着Chris的胡子,说“看起来真年轻”

“我可是得过最佳胡子奖的。”

“这的确是,我看到过的最棒的胡子。”Zach伸手拦过他的胳膊,将他转了个面后将手指依然停留在一侧手臂,“好啦,大师Pine,麻烦看前面走路。”“不是有你看路么…”Chris轻轻咕囔着,不过也顺着Zach一起并肩走起来。Zach 的手指等走完那短短的红绿灯路后才顺势滑下。

非常自然。

前面的景点是历史上虔诚传教士远道而来所立的牌坊。人流稍稍密集起来了,他们默契地掏出墨镜带上。

细小的人类仰望这雕刻出的质朴面容。圣母、天使、上帝、基督默默于空中,再往上是一往无际的深深天空,似触手可及又那么遥远。

Zach拿出手机拍景后随手翻回去查看今天早上拍的一些照片,他喜欢使用摄像软件的滤镜,那些奇妙的光影,使图片油画般充满了岁月的厚重感。但不是所有时候他都会使用。他想让收拢所有的自然光线,映射在他心里,使他记得当时发生的所有小细节,比如当天阳光照射在皮肤上的感觉,比如合上眼睛睫毛在眼眶周围落下的阴影,比如蓝色,那是Chris的眼睛。

 

time 8:15

小城在慢慢醒来,街上的行人与游客并不是很多。他们慢悠悠随意地走在街上。Chris说他喜欢那些挂着两盏花朵的绿色铁皮、玻璃防风罩的灯柱。因为这让他想起《小王子》里一个奇怪的星球。守夜人不断的点灯与熄灭它,天色明亮与昏暗都那么轻易到来。小王子说每当忧郁时都想看夕阳。

这让人想起传奇的五年行程,无限的太空,瑰丽的星辰,冒险与合作,默契,交付生命的信任。他们显然同时想到了,因为当Chris转过头微笑着看Zach,Zach将手扣在背后,然后笑着轻轻唤了声Captain,他想也许是天色还微微朦胧吹拂的风凉爽而清新,他的毒舌还有吐槽属性似乎都没有苏醒,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其实每当他看见Chris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相同的感觉。

要是真的有五年朝夕相处的任务就好了,Zach心想,我一定会吻他的。

小城的街巷好在走到一处斜边的地方又会另辟一道小径向上,不知道通往哪座开满鲜花的小房子。在Chris的坚持下他们尝试着走上去看过,涂着奶黄色的墙壁屋顶像要融化般那么甜美。虽然是很平常的人家,但一路探寻的两人仿佛是发现了藏在缝隙里的桃花源,Chris心满意足地买了个冰淇淋,一路舔着原路返回。Chris身上总有令人着迷的两面。他会戴着黑框眼镜认真地阅读认真地和你探讨许多严肃的问题,去思考究竟要成为怎样的人,他皱起眉头认真地看着你的时候你永远无法挪开双目。而在另一个方面他却单纯真挚,会为了一支香芋味的冰淇淋而快乐地眯起了双眼露出好看的笑容。在面对这样的笑容的时候,同样,你将永远不愿移开注视着他的眼镜。

他开始吃剩下的蛋筒,被奶油润湿的蛋皮是chris最喜欢的部分。“嘿,注意点你的胡子,别把冰淇淋弄到你美丽的胡子上,总有一天我要挂掉它!”Zach笑着说。

“绝对不行!我可是与我的胡子先生朝夕相处,吃饭都没有问题的。”

“我也要吃冰淇淋。”他把手藏在裤子的口袋里,因为下坡顺势迈着大长腿走着。

“你刚才怎么不要,我快吃完了哎,你要么?”善良的Chris显然非常真诚地发问。

Zach做嫌弃状。

“stop bitching!” chris啪一下在Zach身上一打,两人都大笑起来。

向下的坡道与路面相接的拐角,有个白头发的老妇在一顶淡旧绿色遮阳伞下卖水桶里的花束,水桶里清澈的水看起来格外清凉可喜。无论出于何种原因,Zach买了一束朵淡粉红色的花,像个绅士一般风度翩翩地说“献给chris pine公主殿下”永远得承认Quinto先生是一个伟大的演员。

”oh,man,just can’t believe that.”当他把花递给Chris的时候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过了半秒后不可遏制地大笑起来,他毛手毛脚地用手背擦着因为大笑渗出眼角的泪水,一边嘟囔着说:“我才不要”伸手推着递过来的花。当然最后Chris还是妥协了,他手里拿着一枝花走着,另一只手微微遮住脸,边笑边摇头“天呐,太蠢了”那是因为Zach借口说他要拍照不能一手拿花。“嘿,我也要拍照!”Chris反驳道。

“你可没有Ins要传照片…是啊,我是集赞狂魔”Zach微微抿嘴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一边拿出镜头对准他。Chris转着圈躲避大魔王的镜头,在覆在脸上张开的手掌背后,露出羞涩又无可奈何,还带着傻气的可爱笑容。“别发上去”他一边笑一边吼着。

当然不会,虽然没有运用任何的拍摄技巧或者滤镜,但那是Zach至今为止最爱的画面。他一只手弯曲着拿着淡粉红色的玫瑰,想要把它藏到身后去,另一只手张开试图捂住面颊,阳光温柔地穿透留下阴影,但他蓝色的眼睛却从浅色的影子中透出光芒,带着清澈的笑意,悄悄地从缝隙中看向镜头,看向镜头背后的那个男人。

 

Time 17:45

Chris把买来的几片大大的肉铺藏进包里,还有些留恋地闻了闻指尖残留的香喷喷的味道,然后他才用湿巾擦了擦。之前他们试吃了许多不同口味的予以比较,Zachary不得不时常提醒他小心不要“pine”自己一身。这时他们刚从一家卖肉脯小商铺走出来,一条商铺街的灯牌突然都忽地亮起来了,chris的肩膀喂喂耸动了一下看起来似乎被吓了一小跳,不过他很快好奇又惊喜地望向头上的灯,用手肘撞了撞Zach,“太酷了,我们出来的运气真好,一出来就亮了,简直就像是为我们亮的一样。”他微微抬头,露出笑容,蓝色的眼睛映进灯光里,在逐渐暮下来的天空的背景下透明地突显出来,像小小的星球。

Zach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那些为你开闪光灯的媒体会很伤心的。”但他脸上也带着笑容,Chris完全知道他心里同样的喜悦,“你知道这不一样,这是个奇迹。”闪光灯也许有一天会消失,但这永远是生活中值得快乐地小小恩赐。

两人从小商铺走出沿街向上走到开阔的广场,两人在花坛的边缘坐下,Chris向后伸展下双臂,满足般地叹了口气。天空已经逐渐暗下来了,他们背后的淡紫色的花球散出淡淡的香味。他们安静地听着广场上回荡的歌声,是四兄弟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Gone to husband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Gone to soldier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Gone to flowers, every 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民谣里温柔而低沉的男声,歌词里曾经一代人的一生便已因战争而悄然过去,红颜白发,少年骨枯,长满鲜花的坟墓。Chris轻轻侧头问Zachary:“有没有想到之前去看的牌坊?”Zach点点头。那个牌坊上方就是从前的古炮台,炮口在阳光下兀自闪着冷兵器的光,但已经沉寂良久了。因这首歌,即使是异乡,他们心里也有相似的感触。现在这座美丽的小城已经完全没有战争的痕迹了,住在这里的人们充满了快乐积极的情绪,热爱并且享受生活,Chris和Zach都爱这些。所以,即使是炮火沉痛的伤痕也随着时间的流去而愈合了。

“我有的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一切都是快速地流逝着的。”Chris比了一个模糊的手势,在广场路灯下Zach可以看见他侧脸与光相接之处的漂亮的线条。“比如说我现在和你在一起,在这座有那么好吃冰淇淋的小镇,” 说到这他也笑了一下,“不过很快我就回到LA 的房子里,躺在床上看我们拍的这些照片,我都能想到那时的场景了。有时候这样也挺没劲的吧,身在此处就在想未来失去的事情了。”Chris偏向头看Zach。

“不会的,我也会这样。”也许他会更害怕。

害怕LA与纽约的距离,害怕短暂相聚后的失去,害怕某个注视蓝天的瞬间想起曾经对自己微笑的蓝眼睛男子。“但是,”他慢慢继续说“即使是那些注定要失去的瞬间,即便是在失去以后,回想起来依旧那么值得珍惜,永远值得经历。就像这次,和你出来时为我们亮起的灯。”

Chris认真地看着他,那些伤感的气息慢慢褪去,他看起来想起来很多快活的事情,然后慢慢笑起来说道:“嘿,”他声音低沉而微微带着鼻音,Zach知道他唱起歌来有多么好听,“算起来今天我们的运气真的很棒,前几天都有下雨,今天却恰好是晴天。还看到了一个礼拜开馆三次的展览。对了,还有第二杯半价的奶茶!”

“是的,运气最好的是你吃冰淇淋还没有弄脏你的胡子!”Zach好心地补充道。他看着笑的皱起脸的Chris也大笑起来。

那些快乐地时间永远不够,他会永远希望嗅闻到他身上的气息,看到他额头上的细小绒毛,触碰到他的皮肤,听见他的笑容。在用感官体验到时光流逝的每一个片段,他都会希望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但仍然值得感恩的是,那些注定要流逝的短暂瞬间却会存活在记忆中,帮助他度过那些没有陪伴的漫长时光。

 

Time 22:15

他们赶上了车,并排坐在椅子上随着车离开小镇。旅途积累下的疲倦感与满足感舒服地淹没下来,因为夜色已浓因而车上的灯光都已调暗,Chris不久后就睡着了,小小地发出呼吸声,他歪着身子将头靠在Zach身上,看起来既舒适又安心。他靠过来的时候Zach把手从他背后绕过然后贴在chris的手臂上,他闻见他身上的味道,感觉到他手臂上的温度,在离他面颊那么近的距离时,Zach觉得他的感官都被调节到最为灵敏的状态。血液的流动,背脊上微微出汗,Chris的呼吸落在他胸膛的轻柔又痒痒的触感。

为了分散注意力他看向窗子外面,夜色已经覆盖了道路,他看见马路外侧的海水,也是阗黑色的,温柔地起伏着似乎可以听见那一阵又一阵耐心的哗哗声。他想过在夜里Chris的眼睛会是什么样的呢,也许也是这样的,温柔,专注,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他回过眼神看向Chris,他合上眼睛在黑夜里显出灰色柔光的睫毛。Zahc觉得他心跳地胸膛发紧,不过他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偏过头,在黑色无人看到的夜里,轻轻吻上了他的眼睑,然后是嘴唇。

END

 

 

 

小番外:

 

第二天Chris是被Zach吵醒的。回来的太晚导致宾馆已缺房他们只能住一个房间。他昨天睡得迷迷糊糊已经连怎么下车怎么扑到床上的都忘了。

“chris先生快醒来看看你的新形象!”Chris挥舞着手臂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过,好像有那么点不对劲。

他飞快地冲到卫生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Zach则慢悠悠抱着臂走过来”TA-DA“大魔王淡定配音道。镜子里露出他乱乱的金毛,还有下巴上光洁的肌肤,带着淡淡清洁味。但是,他心爱的胡子没有了!

“Zaaaaaach!我和你没完!!”

 

 

(最后私心让ZQ剃了派派的胡子,原因是偷吻后被胡子戳到,怒而剃之XDDD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