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约吗

【Kingsman】(eggsy/harry无差)蔷薇与铃铛

蔷薇与铃铛
The Secret Of The Flower And Bell

“你摇一下铃铛,摇一下!”Eggsy暗绿色的眼睛像兴奋的孩子那样闪闪发光。

清晨吃完早餐后他正在花园信步走着,一边浇着花儿。新一季的蔷薇开了,一朵朵缀在枝头,层叠的花瓣裹出清甜的漩涡。外侧的花瓣是淡白的,越向花心则带着一丝可爱的浅粉。花叶被水滴打湿,显得格外剔透。Eggsy跟在旁边,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花朵上,反而兴冲冲地向他展示了J.B的训练成果。
小狗依照主人的命令坐下,等待,匍匐,打滚,格外伶俐乖巧。“它现在还会衔来放在门口的报纸呢!”男孩显得得意洋洋。
“我记得,你说今天的报纸是你拿的,所以你抢占了小J.B的功劳么”老绅士慢里斯条地说,多年特工经验让他知道如何一针见血。
男孩大声地呻吟了一下,抱着头支吾地说今天就是他拿的。然后Eggsy忙不迭地转移了话题,让他摇摇J.B的铃铛。

“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么?”他从容笑着问道,一边拨开枝叶,准备朝前走去。
“你猜”男孩笑着企图激起他的好奇心,然而没有什么效果,Harry并不理他。
“来嘛,来嘛Harry”男孩自己先憋不住,迫不及待地摇晃着他的手臂争取他的注意力,一点都不掩饰自己试图向爱人撒娇的企图。
Harry闭了闭眼,内心很想静静。Kingsman的创始者在上,Eggsy都快二十七岁了,明明他曾自诩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诚实是绅士的品格”某人毫不脸红地说道),也曾如骑士般单膝跪地递上一支玫瑰,眼神坚定地向他告白。(现在想来,一定是玫瑰里下了迷药,或者是昏暗屋子里唯一光明的烛火营造的氛围惹的祸。那烛台在Eggsy把他按到桌子上亲吻时倒在桌布上,彻底地燃烧成爱的火苗,差点没把他精心护理的头发烧着…),总之,Eggsy人前那些冷静,成熟,机智与果决在与他私下相处时,就像被J.B吃了一样。
此时Eggsy穿着一件蓝格子的夏季睡衣,赤着脚站在他身旁,毫不在意地上潮湿的泥土,清晨的光洒在他乱乱的头毛上,让他看起来就像十八岁的少年。充满期待,毫无设防,还眨着他那双甜蜜的,闪闪发亮的狗狗眼孩子气如同向主人撒娇。
似乎像是现在要将曾经孩童时没法撒娇的份都补上。
每每念及此,Harry的心总是酸涩又柔软,所以他永远也无法拒绝他的男孩的请求,何况那些都是非常细小的事情,他的男孩总是懂事又贴心。又有时候,他怀疑男孩的撒娇是故意在讨他欢心,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彼此喜欢时常的拥抱与亲密的肢体接触。

“好了”Harry妥协般放下正在浇花的水壶交给Eggsy捧着,蹲下身,轻轻摇了挂在小狗脖颈间的铃铛。
他以为那个铃铛会暗藏机关,他一摇就会发出奇怪的摇滚音乐之类的。事实上,有一次Eggsy有一次就送了他一个一按肚子就会发出奇怪笑声的娃娃,后来证明那是Eggsy的笑声。他在那个时候才深刻地认识到两人在审美品位上的代沟有多大。凭借着长辈宽阔的胸怀,他忍耐了很久才没有把娃娃丢出去。
但这一次并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没有节奏强烈的音乐,也没有奇怪可怕的笑声。

在铃铛发出清脆而细微的叮咚声时,小狗吐着舌头愉快地转头往后跑,转了一圈后不知从另一边的花丛拖出一枝深红色的蔷薇衔在嘴里,又乐颠颠地转回Harry面前。
此时Eggsy将水壶放在一边,把小狗抱起来,捧在与自己的脸颊旁边,走近男人。“Harry~Harry~”Eggsy故意与小狗对视一眼,仿佛在替轻声发出呜呜声的J.B配音般说“Harry~我们爱你啊,呜~汪汪。”Eggsy几乎凑到他的眼睫前,含着笑轻轻说,有如软糯的耳语。
面对着近在眼前两双扑哧扑哧扎眨着睫毛的的狗狗眼,他感觉自己正无法控制嘴角的弧度。Harry用手轻轻梳理小狗软软的毛发,然后伸手接过含在小狗崽嘴里的花朵轻轻摩挲。
很显然这并非现成折下的花朵,花的茎杆已经做过处理,光滑而安全地贴着手心,细小的刺都已经消失了。他心中微微一动,嘴里依旧说道“谢谢你,J.B。”他认真的对着小狗说,然后将视线转向男孩“只是我家不需要两条小狗,Eggsy。”
男孩傻乎乎地笑起来,将小狗放在地上说“伙计,你的任务完了,干得好,去玩吧!”J.B仰头开心地汪了一声,沿着花园的石子小径一跳一跳跑远去扑蝴蝶了。

“很显然Eggsy,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训练指挥技术超过了Merlin的。”Harry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J.B跑远,转过头挑挑眉对站在一旁笑嘻嘻的男孩说。他将花的茎杆利落地折短,温柔地放入他白衬衫上方的口袋中。
那样衬起来很好看,男孩想。鲜红的花朵露出花瓣的一角,像一个属于他的标志。
Eggsy听见老绅士的夸奖,刚开始还打算自吹自擂一会,很快意识到Harry又在打趣他,赶忙装作皱眉上前搂住男人的腰,说道:“Harry你偏心,你怎么能说我不如J.B,我哪里不听话!”男孩一上前,就携带着把男人一起挤到花阴下,枝叶婆娑,露水摇摇,滴在男人的发鬓上。
Eggsy伸出手捧着Harry的脸,用鼻尖轻轻靠着嗅着老绅士的发鬓间, Harry身上好闻的气息与花香混杂在一起,然后他微微凑近伸出舌头舔去那一滴下滑的水,他感到怀着男人的身体微微一颤,Eggsy似乎受到鼓励一般转移阵地,向下轻轻舔着他的嘴唇,另一只手覆盖上Harry的背脊,在衬衫下可以感受男人紧实的肌肉,皮肤的温度。
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太亮了,Harry合上双眼,嘴唇无意识地微微张开,男孩的舌头灵活地滑入,起先相触的仅是舌尖,然后转移到侧边,接着是卷曲的舌面,轻轻舔舐每一处甜蜜的味蕾,是蜂蜜与小姜饼的味道。
他们跌跌撞撞一直退到花阴深处,几乎撞到花茎缠绕的栏杆上,Eggsy才适时地结束了这个亲吻,他有些喘息地笑着说“我想,这里不是个好地方。”
“的确”Harry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稳定了下气息,站直身体,轻轻将一枚叶子从Eggsy头上摘下。
“那么我训练地好么?”Eggsy厚颜无耻地问他。“先生,请问有什么奖励?”男孩侧过头亲吻他脸颊边小小的酒窝。
接下来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个吻,以至于Harry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那一天结束后,晚上他们坐在床上,Harry此时已换上与Eggsy相称的深蓝色夏季睡衣,正在翻阅书页,Eggsy玩了下pad,最终把目光放在身边男人的侧颜上。是的,Harry一如既往地性感与英俊,以及因为他们一起刚洗过澡,刚吹干的头发有些蓬松,一些发丝散在他的额间,那看上去非常柔和与…居家。我们是互相属于彼此的,Eggsy心里想,为这个认知而感到欢喜,却不可思议地平静,仿佛理应如此。
男人的睡衣敞开一小块,露出光洁的皮肤。Eggsy拱进他的怀里,吮吸那里的皮肤,Harry抚上他的头发。离他的心脏那么近,男孩听得见他胸口低沉的笑意。他拉着男人一起倒在床上,书掉落在地上,没人理它。
“嗨,看”男孩向他展示手心里闪亮银质的小铃铛。Harry疑问地看向他。
“摇它。”男孩简单地说,双目闪亮。Harry看着他绿色的眼睛,想起清晨下清凉的花荫,还有持在手心里的鲜红色蔷薇。他于是伸出手靠近男孩的手心,摇了摇那小小的铃铛。
铃铛响了,然后男人感到男孩侧过身轻轻覆在他的身体上,他年轻的手掌拂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男孩的嘴唇像羽翼一样落在他的眼睛上,他随之闭上双眼。那是一个纯洁的吻,温柔与虔诚,交付所有,像诉说无比沉默又无比深沉的许诺。
他睁开眼,看见男孩的眼神无比认真。“以后每次你摇铃铛我都会亲你,反过来,我每次摇铃铛,你也吻我。Harry好么?”男孩轻轻说,是爱人间最亲密的耳语
这实在有些幼稚,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不应该玩这类小孩子的游戏,以及在这样的气氛下,这是一句糟糕的情话。他的理智迅速地评估到,但……就像他之前想的那样,他永远不会,也无法拒绝男孩每一个眼神闪亮,带着温存与爱意的小小请求。
“Yes,Eggsy”他听见自己轻轻说。“只是不许时时刻刻都摇”他及时补充道。
男孩眼睛弯弯地笑起来“我不会的,那么三分钟一次好么?”他还没来得及反驳,Eggsy已经轻轻摇起来铃铛——“叮咚。”
遵守诺言是绅士的基本美德,于是最终Harry什么也没说,他自愿仰起头并将手覆盖在他的男孩的后脑勺上,以同样的虔诚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

三年后的婚礼上。
他看见Harry穿着西装向他走来,Harry工作时也总穿着西装,似乎一些都一样,但一切都不一样。他想说的是,这一切如此美妙,而他又如此幸运。
Harry走近他,他们扶着彼此的腰际,Eggsy另一只手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看见绅士胸口上别着的花朵,是一朵已经微微褪色但却保存地很好的深红色蔷薇。
是那一天,他想。深深树荫下被绿色晕染的白色衬衣,蓝色格子睡衣下赤裸的双脚,奔跑着扑蝴蝶的小狗,唇齿间甜蜜的气息,以及被小心温柔藏入口袋的花朵。他无法相信他们的确已经度过那么多日子,有晴朗的日子,也有艰难的日子,但只要是他们在一起,每一天都像那一天,都只与爱,诺言,陪伴与守护有关。以及未来的每一天。
他几乎在大庭广众下落下泪来。“嗨,老伙计”他抚摸着花瓣说道,然后弯起嘴角抬头看着Harry“连一朵花也要做成标本,你果然是奇怪的人。”
“这并非普通的花”男人认真的说,他神色温柔,带着笑意“这是花园里,我最珍惜的唯一一朵蔷薇。”
他们与牧师一起念完长长祷词,向彼此作出今生唯一的许诺。“现在,你可以亲吻新郎了。”牧师宣布道。
他们靠近彼此,教堂钟声响了,悠长而深沉,仿佛是从世界遥远处传来。但最清晰的声音是Eggsy抬起手腕时,细小轻盈的铃声响了,他露出微笑说:“你该吻我了。”



END



————————————————————————————————————————————————————————————
作者的唠唠叨叨时间:
因为看了爸爸去哪儿第三季,小女孩夏天与爸爸铃铛约定,谁摇铃铛就要亲谁,真是太萌噜,忍不住就写了这个梗(づ ̄3 ̄)づ╭❤~
写着写着一朵花的存在感变得强烈起来了于是又加上了一朵花2333
PS:深红蔷薇花语:-只想和你在一起;只想了解你一人

其实想写的就是两人在一起生活的小片段,互相宠溺与爱。其实那天是平凡的一天,并非任何的纪念日,但蛋蛋有能让Harry开心的事,就会在任何一天做,不需要纪念日作为理由。以及Harry各种细心,宠溺,把一朵小小的花都费心保存下来了> <
还有我的恶趣味,大家想必对Legend预告片里塔崽的大笑记忆尤深吧,所以我也给写在里面了,叔真头痛啊2333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这个糖度过高,黏黏糊糊的小甜饼!(*  ̄3)(ε ̄ *)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