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约吗

【喉糖】龙王和谁过不去

龙王和谁过不去


 

从前有一个小和尚,他要去西天取经。

有一天他骑着马丁零当啷走在路上,突然遇到了一只吊睛大白虎,为了救坐骑,苦口婆心的他对虎说理,结果被老虎追着躲进了一个山洞里。他遇到了一个野猴子。

他揭开符咒,于是天崩地坼,那猴子跳将出来将老虎一阵好打,给弄死了。

白马儿好容易逃过一劫,可惜它命中该绝,被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巨龙一口吞了。随后那猴儿与巨龙又一阵好打,不过还好,白龙没被猴打死。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善哉,善哉。

 

“昔日那哪吒小儿扒龙皮,抽龙筋,给他爹爹系盔甲,今朝你孙爷爷饶你一饶,将你化作白龙马,驮着小和尚往西天取经去也!”说罢,孙悟空立于乱石之上,擒住龙角,翻手将龙似一条柳枝儿似地往天空徐徐摇曳,登时云烟四起,一龙一猴都给罩进白茫茫的雾里。

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阴云遍布,沙石狂走,太阳也不见去处。小师父趴伏在地上,耳畔响着疾迅尖啸的风声,他伸手攥紧宽袍袖子哆哆嗦嗦地遮在眼前,想看又不敢看。

好在不一会,风声渐缓,阳光重新温柔地覆盖他的眼皮子。他小心翼翼撑着膝盖站起来,揉揉被沙石迷住的眼睛,往高处看去。他眨眨眼,再眨眨眼,此番逆光瞧去,在他面前,横卧苍穹的巨龙已然消失了,天地宽阔如同他在长安看戏的舞台。唯余一匹油亮俊美的白马正轻轻地跺着蹄子,甩着尾巴,喷着响鼻,身上还冒着绵长的雾气。马旁还有一猴,得意洋洋地挠挠手来又挠挠腮,伸长臂膀对他吆喝着“小和尚,俺老孙送你一匹好马!”

小师父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我的佛祖啊……

 

是夜,火堆融融地烧着,时而烧到一节潮湿柴草便噗嗤一声,暖焰闪烁。四下寂寂,唯有虫语。小师父手里拿着针线就这篝火专心致志捣拾着一条虎皮褂,心底盘算着,这里得有个口子让膀子好穿过去,下摆得缝的细密些,免得时间一长被那枝叶勾着挂着容易散。

小师父自小在寺院里长大,行事清净节俭。衣裳破了个洞,正青春时身子长长了一截,几件僧衣修修补补是常有的事。手艺虽然不比女儿家的纤纤十指,缝出来的衣服还是极为扎实稳妥的。

此时,一件虎皮小褂袄就缝好了。小师父伸手将衣裳摊在面前仔细瞧了瞧边边角角,捻去点多余的线头,再将虎皮袄抖了抖整整平,放在盘起的双腿上。然后,他合起双手在心中默念道:“虎兄,你我萍水相逢,本是有缘,未料及你因一时口腹之欲丧了性命,到头来也没有吃到小僧,也没有吃到马儿,饿着上路,哎…”想到此处,小师父不禁默默叹了口气“如今天将变寒,我不忍同行者因小僧之故受寒受冻,只好暂取虎兄遗留之皮囊做成衣裳,万望你不要介意,正所谓,化干戈为玉帛,化仇敌为皮袄…这个,虎兄你已然轮回转世,恰好可与我的马儿为伴,它自长安出发西行便与小僧日日相伴,兢兢业业,秉性良善,”念及此处,他不觉双眼发酸,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后重新双手合十,心道“希望你们好好相处,不再争斗,阿弥陀佛。”随后念了一段往生咒。

孙悟空趟在树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一双闪闪金瞳将下面的情形瞧得分明。起先,小和尚拿着针线缝皮袄,这还挺稀奇。他孙悟空从石头蹦出来,于花果山尽享天真,并未觉得赤身裸体有何不妥。自与菩提老祖学了一身的本事,凡物只吹一口气便能变化而来,何况一件衣物,后来他还兼有西、南、北海龙王赠予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藕丝步云履作披挂,也曾见过天宫仙女拿着金梭采来天上云霞制成仙衣。这看凡人取针线缝衣服,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只是这稀奇风景也不禁看,这在方寸之间穿针引线他老孙着实没耐心,他啧了一声收回看向虎皮的视线。心念道,怎生地如此麻烦,一口气的衣服,这小和尚要专注地缝上一晚;一个筋斗的十万八千里,小和尚能走上一辈子。他要取甚么经,害的俺老孙也得陪他一步步走。偏偏又是肉体凡胎,在世间的性命不过百年,比神仙妖魔们都少。甚烦甚烦……也罢,就当在那五行山下再多压个百年,又能奈我何。孙悟空正想的心恼,忽听得树下有人呼唤“尊驾,尊驾,劳烦您下来一下。”

自然是那小和尚,双眼闪亮亮地招呼着他。孙悟空挠挠腮,爽利地跳将下凑到他面前说“干什么?”

小和尚被唬地向后退了一步,不过有了白日相处的经验他很快回过神来,笑着摸摸光光地后脑勺说:“这个,未来尊驾与小僧同行,总不能缺少衣物”他低头略过孙悟空寒掺破烂的裤腰带,脸颊有点红。他拿起手中的衣物给孙悟空看“这是之前借宿人家赠与我的衣物,对小僧来说实在太大了,还有这虎皮袄,请尊驾试试?”

“可是怕俺老孙这身行头辱没了圣僧的名头,是也不是?”孙悟空咧咧嘴,弯着头将小和尚看了个遍。那小和尚被看得脚趾头都缩了起来。

“小僧,小僧如何有什么名头,只是天气渐冷,不忍尊驾因小僧受寒受冻罢了。”小和尚急的结结巴巴说道,脸憋地通红,眼睛认真地看着他,满眼诚恳。孙悟空看得有趣,嘴上虽然损这老实的小师父,却依言穿上了袍子,系上了衣带,套上了虎皮袍,再用爪子抖了抖衣裳,低头看了看,衣服恰好合身。

小和尚满心欢喜说:“这衣裳尊驾穿着合适地紧。”

孙悟空也颇为满意,笑了一声说“昔日那三海龙王,赠予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藕丝步云履,那套披挂我也穿得,这算什么?”

“这,这是小僧委屈了尊驾,尊驾且耐受着些。”小师父脸上刚褪去的红晕又腾地上来了,他转转眼珠,似是想到什么,问道“尊驾,这白龙马家在何处?”

孙悟空挠挠手笑道“他乃西海龙王的太子,这回栽在俺老孙手里,如今变作了你的坐骑了,哈哈,哈哈。”

“看来,这四海龙王皆过你不去,送衣的送衣,赠棒的赠棒,还有予子与尊驾的。”小和尚笑盈盈地看着猴子。

孙悟空面露得意之色,不过转念笑着说道“如何是过我不去,赐棒予子又如何,俺还不是要陪小和尚你去西天取经?分明是过你不去。俺老孙问你,观音菩萨让我做你的徒儿,如何满口呼我尊驾?”

小师父此时知道那猴只在与他开玩笑,心情好起来他胆子也大了,眉眼弯弯接嘴说:“观音菩萨让我做你的师父,如何满口呼小僧为小和尚。”

孙悟空翻个白眼儿“分明是小和尚,如何不让人呼小和尚?”着了新衣也不道句谢,翻身一纵又上了树,翘起个二郎腿。

小师父也不恼,笑眯眯在树下看了一会,然后蹲下身拨了拨火堆,添了些柴草,坐回树下,合上双眼盘腿打坐。前几日他还孤身一人,靠着好心人的指路在道路上跌跌撞撞地骑行,而今日他却有了一匹极俊美的白马,还有了一个极厉害的徒儿。

啊,生命,就是如此莫名的奇妙啊。

——————————————————————————————

此时四海龙王正聚在一起,吃着小海鲜,抽着小水烟,心里可美可美,突然之间,龙王们突然齐齐打了个喷嚏,“是谁在骂本王?!”

End


这是小和尚和猴砸第一天见面发生的故事,想必刚开始一人一猴关系的进展都是师父在暗搓搓推动吧~

一只在师父面前嘚瑟哒猴:俺老孙当年如何如何,可厉害啦

一枚满足猴砸虚荣心的小师父:啊,尊驾好厉害啊(星星眼

龙王:我得罪谁啦嘤嘤嘤


他掀开符咒,一偿百年的自由,他化龙成马,万里护送往灵山。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深情不过如此~Hail 喉糖!


 


评论(1)

热度(47)